笔趣阁 > 禁忌百合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2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2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作者:妍中意

    当初她就应该让他和沈嘉懿一块死去,现在她也不用处处小心,还要看他的脸色行事,就连原本要吞入口中的沈氏都得吐出来,交给沈嘉树。

    女人一旦冷了心就会变得疯狂,现在她面临死亡的威胁,她怎么也要拉着沈仲原陪她去死!梁吟秋更加用力地拉扯着蛇头和蛇身,踉踉跄跄地下了床跑到沈仲原的身旁。

    蛇被她扯得都要翻白眼了,这个女人是吃了大力丸么,怎么突然力气变得这么大,蛇都要痛死了。

    梁吟秋一把抱住正在穿裤子的沈仲原,“你别想跑,既然你放弃了我,我们就同归于尽!”

    沈仲原的手被她抱住,裤子没有力支撑又掉了下来,沈仲原感觉到下/半/身的凉快,脸色一僵,下意识想将她挥开,却没有成功,“你疯了,你想把人引来么?”

    他压低了声音骂,梁吟秋疯了一般笑起来,“我就是疯了,反正我也要被蛇缠死,死之前拉着你给我陪葬不是更好?”

    蛇听懂了他们的对话,小眼睛一眨,放开了梁吟秋,飞速窜到沈仲原身上,对着他的大腿处想要狠狠咬下一口,反正蛇是无毒蛇,咬一口不会有事的。

    蛇下口的时候估错方位了,它原本瞄准的是右边的大腿,却不想它被沈仲原的手拍了拍,直接咬在了两/腿/正中间…

    就在蛇觉得这个肉质不对味的时候,一声凄厉的喊声划破了整个沈宅的宁静。

    第十六章

    正处于等待状态的沈荔欢一听到喊声,桃花眼就瞬间亮了起来,就像一盏昏黄的台灯突然通了电般爆亮无比,她迅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直奔梁吟秋的房间。

    沈宅占地面积很大,二楼一层楼里住的都是沈家人,沈荔欢的房间靠右,出门往左几米外就是一号楼梯,走过一号楼梯、越过一个圆弧形的阳台就是二号楼梯,在二号楼梯的左边才是沈仲原和梁吟秋的房间。

    为了让自己的形象符合睡着后被吵醒的模样,她早早换上了湖蓝色的睡衣,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睡衣有了褶皱,头发也有了凌乱美。

    一切准备就绪的沈荔欢在前往的途中遇上了听到喊声快步跑上楼来的沈嘉树。

    沈荔欢眯了眯桃花眼,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今晚的行动和父亲更配哦~

    “爸爸,你是不是也听到了爷爷的喊声?爷爷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为了先发制人,显示自己的无辜,沈荔欢放缓脚步,凑到自己父亲身边担忧地询问,一副为爷爷着急的好孙女模样。

    沈嘉树并没有怀疑自己的女儿,他扯了扯衣领,和女儿并肩循着声响往前走,“千万不要出什么事,你爷爷年纪都这么大了。”

    虽然他怀疑自己的父亲和大嫂有染恨不得大义灭亲,但是在他没有知道真相之前,自己的父亲还是不要出事的好。

    沈荔欢低头撇了撇嘴,年纪大了也不见他收敛,睡自己儿媳跟睡自己女人一样熟练。

    她心里不屑,嘴上也不忘顺着自己父亲说话,“是啊,爷爷今年都七十岁了,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可就麻烦了。”是啊都七十岁了,还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也真够厉害的。

    沈嘉树不知道女儿心里的吐槽,他只是疑惑为什么父亲的声音会从大嫂的房间里传出来?想到自己的猜疑,沈嘉树阴沉了一张俊逸的脸。

    就在父女俩前往梁吟秋房间的时候,蛇也反应过来了。

    看着自己咬中的部位,蛇没有心虚,也没有为沈仲原感到心痛,它为自己感到心痛!它立即将自己的牙拔/了/出来,嫌弃得直呸呸呸吐唾沫,老天爷,可怜它一条纯洁无瑕的蛇,竟然被人耍流氓了,它的清白啊~以后它可怎么娶媳妇呀,嘤嘤嘤…

    男人的下/半/身可以说是男人最脆弱的部位,沈仲原即使已经老成咸菜干了,也忍受不住那股痛意,他捂住自己肿胀起来的命/根/子,痛得五官扭曲躺倒在地,缩成了一团虾米。

    梁吟秋看到这幅场景先是悚然一惊,倒吸了一口冷气,脚都软了,就怕那条蛇也对着她咬一口。冷静下来后见那条蛇窜到了一旁吐着舌头,仿佛是在嫌弃自己咬到沈仲原的命/根/子,她突然笑了起来,“活该!连蛇都厌弃你。”

    下一秒她跌倒在地发出沉重的呼吸声,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了,眼泪噼里啪啦掉个不停。沈仲原的喊声那么大,家里的人肯定会被引来,到时候她真的就完了。沈嘉树的手段她也听说过,知道了自己的大嫂给自己的大哥戴了绿帽子,她就是没死也不会好过。

    所以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伸手抹掉眼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房门反锁了,别的人进不来,只要她和沈仲原赶紧穿好衣服,只要没被捉奸在床,她有的是理由应付过去。

    梁吟秋撑着软弱无力的身体站起来,低声呵斥,“你快收收你的声音吧,你想把人引来么?快忍着痛起身穿衣服,有人来了,你就说你听到了我的尖叫声才跑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料你为了保护我被蛇给咬了。”

    梁吟秋准备的说辞可以说天衣无缝,她是女人,怕蛇再正常不过了,只要他们穿戴整齐,谁也不会想歪。

    沈仲原也想到了这一点,忍着痛龇牙咧嘴地想爬起来穿衣服,但是蛇可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蛇直接窜出来在他们身上缠来缠去,激动地用蛇尾鞭笞他们的身体。

    梁吟秋想到自己被发现和公公偷情的下场,连蛇都不怕了,踉跄地抽过床头柜上的台灯就要砸死蛇,蛇不慎被她砸中了尾巴,痛得嘶嘶个不停。

    天啊,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蛇这么可爱她居然想要把蛇给砸死!

    不行,它今晚是有任务在身的,它不能就这么死了,它还是一条处/男/蛇呢,嘤嘤嘤~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