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忌百合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3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3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作者:妍中意

    “砰砰!”

    “爸,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是沈嘉树的声音!

    梁吟秋手中的台灯顺着她颤抖的手,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

    听到东西摔碎的声音,沈嘉树更急了,砰砰砰敲个不停,“爸,大嫂,你们快开门!到底出什么事了?”

    蛇听到有人来了,记得小主人给它的指示,飞速地游走到门边,用它受伤的尾巴尖在门把手上一转,把反锁的门打开了。

    梁吟秋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

    门,应声开了。

    沈仲原整张脸都灰败了。

    不说进来的沈嘉树和沈荔欢有多惊讶愤怒,在经历了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梁吟秋穿好了衣服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惨白着脸流泪,沈仲原也穿好了衣服正在被一个电话召唤过来的家庭医生医治那惨不忍睹的下/半/身。

    顾清澜和沈娉婷也醒了,可以说整个沈宅住着的人都醒了,佣人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被通知醒了也要在房间里待着,不许踏出房门一步,他们战战兢兢地也不敢继续睡。

    顾清澜坐在沈嘉树身旁,伸手握住他青筋暴起的手,担忧地看着他。

    沈娉婷被这冰冷诡异的气氛吓住了,坐在梁吟秋身边大气都不敢喘。

    沈荔欢看着自己父亲布满血丝的眼睛,默了默,给他倒了一杯茶,怒极伤身,父亲的伤刚好没多久,别气出病来了,“爸,你喝杯茶消消气,别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沈嘉树看了一眼那杯茶,又转头看了看顾清澜,顾清澜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温声劝他,“女儿这是心疼你呢,快喝茶,别让情绪憋在心里,小心憋出病来。”

    沈嘉树看到父亲和大嫂光着身子的时候真的很想一把把他们两个掐死,他们两个,一个是大哥的父亲,一个是大哥的妻子,他们都是大哥最亲的人。可就是这两个最亲的人背叛了大哥,他们把大哥置于何地?他们眼里还有伦理么?

    他们的行为,和畜生有什么分别。

    沈嘉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勾起一个残忍的笑意,既然他们不在乎大哥,就别怪他心狠手辣,当年父亲为了让他娶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然拿清澜的生命来威胁他,这笔账他也该和沈仲原算算了!

    管家和医生扶着沈仲原来到大厅,医生知道接下来不是他该听该看的,向沈嘉树告辞后逃命似的离开了沈宅。

    “我问你,你们两个的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沈嘉树阴沉沉的声音响起,吓了沈娉婷一跳。他的声音那么冰冷,那么暗哑,仿佛一条暗中潜伏的毒蛇,随时准备扑向它的猎物,咬破它的喉咙。

    沈仲原沉默了一瞬,沙哑地开口,“嘉树,你原谅爸爸吧,爸爸都已经七十岁了,还有几年可活?”

    “爸爸?”

    沈嘉树似哭似笑地开口,“你也配做人父亲?”

    见自己打的感情牌没用,沈仲原浑浊的眼珠动了动,“我活到七十岁,已经活够了,我年轻时美人在怀,大权在握,我什么没有享受过?就是你叫我立刻死了我也不皱一下眉头,但是你必须继续掌管沈氏,那是我们沈家几代人的心血,你不能让沈氏毁在你的手上。”

    “那不是毁在我的手上,而是毁在你的手上!如果你和梁吟秋的丑闻传了出去,沈家还有什么名誉可言,你年轻的时候身边什么女人没有,你非得和梁吟秋搞在一起,你有把大哥当你的儿子么!”

    沈嘉树怒极,甩手把手边的茶杯挥落到地上。

    沈娉婷已经被他们话中的意思吓懵了,爷爷和母亲竟然…

    “我再问你一遍,你们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大哥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去世的!你若是不说,可以,我明天就在报纸上将你们的丑事公之于众,并且宣布和你断绝父子关系,到时候她沈娉婷能不能护得住沈氏不被瓜分,就看她的本事了!”

    沈嘉树狠戾的话语叫梁吟秋胆战心惊,她抖着苍白的唇,“我说,我什么都说,别把这件事说出去,娉婷不能有一个失德的母亲!”

    沈嘉树嘲讽的眼神落到她脸上,仿佛在说,你都已经失德了还来说这种话,不觉得好笑么?

    梁吟秋移开目光不敢看他,面容灰暗,“我们是在我嫁进来三年后在一起的,我嫁进沈家后沈嘉懿就对我很是冷淡,夫妻生活几乎一周只有一次,我过着守寡般的生活一点都不快乐。每当我难过的时候都是沈仲原陪在我身边哄我开心,不管我是真动心了还是单纯地想要报复沈嘉懿,在一次醉酒后,我就和沈仲原睡在了一起。”

    到了这个地步,沈仲原也无法沉默下去了,“你大哥心里只有沈氏,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住在沈氏的公司大楼里,我见你大嫂郁郁寡欢,总会去哄她,时间久了,我就喜欢上了她。”

    “大哥会这么拼命,是因为他想快点掌控沈氏,不被你左右,这样我就能快些光明正大地回到帝都了。”

    沈嘉树突然红了眼眶。

    第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