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禁忌百合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4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_分节阅读_24

    拐走男主白月光[穿书] 作者:妍中意

    沈嘉树在十五岁那年和顾清澜遇见,相知相恋,那个时候顾清澜还是顾家的大小姐,沈仲原虽然觉得顾清澜不是他选中的儿媳,但看在顾清澜的家世上还是允了他们交往的事情。

    直到顾清澜十八岁那年和她的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搬离了顾家。

    没有家世的支撑,沈仲原对顾清澜百般看不上,开始逼迫他们分手。顾家的二小姐在这个时候也冒了出来,说自己也喜欢沈嘉树,沈仲原便命令沈嘉树和顾家二小姐交往并联姻。

    沈嘉树不是机器,岂能让人操控,沈仲原让他去相亲,他去是去了,但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嘲讽了顾家二小姐一顿,让她不要下贱的和自己的姐姐抢男人,顾家二小姐被气得泪水连连。

    可是不知道她是真的很喜欢沈嘉树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和顾清澜抢男人,她依然坚持要和沈嘉树联姻。

    事情一直拖到了沈嘉树二十岁都没有能解决,沈仲原仍然不答应他和顾清澜在一起。沈嘉树恼了,想要脱离沈家和顾清澜结婚,沈仲原把他给绑了回沈宅,还把顾清澜给捉走了,威胁沈嘉树不和顾家二小姐结婚就把顾清澜杀了。

    而顾家二小姐为了不节外生枝,竟然在来沈家做客的时候给沈嘉树下了药,想要生米煮成熟饭,要不是沈嘉懿及时赶到救了沈嘉树,只怕沈嘉树真的要被逼着娶了她。

    了解沈仲原独/裁专/制性子的沈嘉懿,为了不让弟弟痛苦地去娶一个不爱的女人,他私下放走了沈嘉树和顾清澜,让他们离开帝都,不要再回来。

    沈仲原发现小儿子和顾清澜逃离了帝都结实发了一通大火,连沈嘉懿都被他用鞭子抽了一顿,躺了好几天才能下床。

    小儿子的忤逆让沈仲原很是愤怒,他单方面宣布和沈嘉树断绝父子关系,不允许他再回到帝都,沈嘉懿为了能让弟弟光明正大地回到帝都,拼了命地经营沈氏,想要早日把沈氏握在自己手里架空沈仲原。

    沈嘉树如同一条丧家之犬,带着遍体鳞伤的顾清澜逃一般离开帝都,来到了岚城,在岚城白手起家,日子过得很是温馨,渐渐的没了当初想要回帝都的心思。

    若不是沈嘉懿突然离世,他也不会动身前往帝都。

    “如果你怨恨大哥冷落了你,你可以和他说,和他闹,而不是自甘堕落的和自己的公公搅和在一起。”

    沈嘉树语气很冷漠,像是在克制自己的愤怒,“大哥是不是知道了你和沈仲原的事情所以才会受刺激…”

    “是…”

    梁吟秋捂着脸泣不成声,声音细碎得几乎听不见。

    “好啊好啊,你们这对奸/夫/淫/妇!”

    沈嘉树怒极反笑,噼里啪啦把桌上的物品全给摔了,心中的恨意和怒火反而越烧越旺。

    “我也不想的,只是他刚好提前回了家撞见了我们两个……”

    梁吟秋用手捂住眼睛,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滑落。

    梁吟秋说是大伯因为发现了她和沈仲原偷/情的事情所以受了刺激,沈荔欢却觉得不对,大伯的死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既然大伯能冷落新婚的妻子,心里对她一定是没有多少感情的,就算妻子和自己的父亲出轨了,他内心的波动怎么也不会大到能让他突发脑溢血,除非…

    “爸爸,大伯身为沈氏的总裁,什么刺激的场面没有见过,就因为大伯母和爷爷偷/情被他知道了,他就会激动到突发脑溢血?我觉得这并不可能。”

    沈荔欢的话如一道雷电劈下,震得人心里发麻。

    梁吟秋也顾不得哭了,放下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就怕从她嘴里说出自己不想听的话。

    沈嘉树先是一愣,视线触及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沈娉婷时,突然指着她咬牙切齿地问:“她是谁的种,大哥的,还是沈仲原的?”

    “二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娉婷也急了,她的母亲和爷爷□□了本就不光彩,难道她还要担个野种的罪名么?传出去她哪里还有脸做人!

    沈嘉树没有理会她,只是用充满压迫性的眼神看着梁吟秋,梁吟秋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都陷进了肉里,心里头慌乱太过反而冷静了下来。

    反正她和沈仲原的事情败露了,她怎么都不会好过,与其嘴硬不说到最后受苦头,还不如早说早死,她也能少受点苦。

    于此同时,她的内心充满了悔恨,为什么设计沈嘉懿的时候没有把沈仲原也给弄死,不然沈嘉树也不会被召回帝都,她也不会惹上这么一个煞神。

    再有,为什么沈嘉树一家没有死在那场车祸里,沈嘉树死了,沈氏就是她和女儿的天下了…

    沈仲原心里同样不平静,他知道自己不讲究,风流成性,但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一脸哀婉,是个男人都会动心,他只是做了所有男人都会做的事情,只是他们的身份不合适才显得他们做错了。

    至今他都没有后悔和自己的儿媳在一起,他只是恨自己老了,离开权利中心太多年,现在都要看儿子脸色行事了,若是他年轻的时候,沈嘉树敢对他摆脸色,他一定会叫沈嘉树好看。

    “你逼你大嫂做什么,娉婷就是我的孩子又如何,她身体里流着的都是沈家的血。”

    沈仲原即使上了药身体还是疼痛不止,他只能靠在沙发上瞪着沈嘉树,虚弱无力的模样叫沈嘉树都有些恍惚。

    他就像一只暮年的雄狮,没了健壮的身体,锋利的爪子,尖锐的獠牙,只能死气沉沉地趴在地上任人宰割,与当年那个生气了直接朝沈嘉树甩鞭子的高大身影一点相似之处都没有。

    沈嘉树突然意识到沈仲原真的老了,只能在口头上逞逞能了,再也不能像当年一样给予他最深的挫败和折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