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悬疑 > 鬼事专门店 > 第一百四十章 剃头灌酒

第一百四十章 剃头灌酒

    鬼事专门店 作者:秋风寒

    第一百四十章 剃头灌酒

    要知道这如同鬼仙在位,绝不容许任何人不敬,敢这么做,绝对和鬼仙有仇。可是我们纳闷,这不是鬼仙设的圈套,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唐唐是鬼仙的仇人,对我们并没任何恶意?

    这时门外没了声音,西门流星于是悄悄溜过去,透过门缝往外瞧了眼。立刻转回头,瞪大眼珠说:“神经病点了个火把,看样子马上要放火烧屋!”

    马长安晃了晃脑袋,看上去比之前清醒了些,倒上一杯酒喝下去说道:“好酒!”然后和我们眨眨眼,那意思好像说,不用担心,如果有毒,他有解毒的法子。

    我吃了口野菜,感觉鲜嫩可口,忍不住赞道:“你们尝尝这野菜,挺好吃。”

    喜儿说了声是吗,夹起一口吃进嘴里,跟着不住点头称赞。西门流星见我们吃的挺嗨,一溜烟跑回来,吃了两口腊肉,砸吧着嘴唇,说道:“香,真香!”

    我们绝对有表演成分,这都是让外面唐唐听的。唐唐随即打开房门,站在门口嘻嘻笑道:“你们中计了,酒菜里有毒,我数一二三,你们都会倒下。一,二……”

    还没等她数出三,我们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逐渐有了知觉,慢慢睁开双眼,感到头痛欲裂。屋子里黑漆漆的,似乎现在是夜晚,那也就是说,昏迷了一天。我不由苦笑,马长安有解毒的法子,可是这种急性毒药压根没时间来解,幸亏不是剧毒,否则这会儿早进地府了。

    “马哥、西门、喜儿……”我挨个叫了一遍。

    “我在,星星怎么不出声?”喜儿身边黑暗里说道。

    就是啊,还有马长安,他们不可能比喜儿醒来的更晚。我刚想去包里拿手机,忽然发觉全身上下被绳子绑住了,并且是躺在阴凉的地面上。这神经病到底想干嘛,迷倒我们又不杀,难道要折磨够了才下手?

    正在这时,只听外面传来西门流星的一声惨叫,喜儿急道:“星星在外面,好像遇到了危险!”

    我才要开口,西门流星大声叫道:“你个神经病,我又没惹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听到他说话好好的,我们于是就放心了。如果受伤,声音绝对不能这么洪亮。

    唐唐哼哼两声说:“你一双贼眼,总是在我身上瞄来瞄去,分明是个大流氓。我……我叫什么?”

    “你叫神经病!”西门流星说完啐了一口,紧跟着啪地响起一声清脆耳光。

    “我是神经病,可我不叫这个名字,你骗我,快说!”

    恰巧这时候叮咚醒了,在包里啊呀一声说:“这是谁啊,比我还疯?”

    我一直以为叮咚的二是天下无敌,没想到遇到这个神经病,死丫头简直弱爆了。

    西门流星终于服软,带着哭腔说:“姐,你叫唐唐,求求你,放了我吧!”

    “哼,我唐唐最痛恨的是流氓,你撞在我手上算你倒霉,先剃光你的脑袋,然后给你灌酒醉死你!”接着听到剪刀嚓嚓声响起,敢情真在剪西门流星的头发。不过不用担心了,剃个光头有什么,灌酒更不用怕,这小子酒量大着呢,那两瓶全灌下去,他也没任何问题。

    “姐,灌酒吧,头发能不能给我留几根?”

    “留几根?也好,那就留个三毛吧!”

    听到这话我差点笑喷,小时候看过三毛流浪记的漫画,你别说,西门流星真要只留三根头发,跟三毛非常像。

    叮咚见我不说话,又问道:“老公,不,冷不凡,你是不是死了?”

    我险些没气晕,但又不敢发火,免得她再嚷起来,岂不是内忧外患?我赶紧说起事情经过。

    这时只听西门流星说:“姐,屋里还有一个流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他哪点像流氓了?你污蔑好人,信不信我在你脸上画一只大乌龟?”

    这话我爱听,最好在他脸上画两只。

    “信!可是姐,我们马哥更像正人君子,你为什么要把他也绑在外面?”西门流星又问。

    “因为他太凶了,有时候又像个娘娘腔,我很讨厌,所以一会儿要把你的头发,接到他头上。”

    叮咚立马吃吃笑起来说道:“光接头发不行,最好再给他穿个高跟鞋,涂上口红,画上眼影。”

    我才要说你别添乱了,谁知唐唐跟着又说:“我还要给他好好化个妆,再穿上裙子高跟鞋,拍个照片发朋友圈!”

    晕倒,老马要被这么作弄,会不会跳崖自杀?

    “喂……咕嘟……姐,什么酒劲儿这么大?”现在好像进入第二个环节,开始灌酒了,西门流星居然还嫌酒劲大。

    “这是六十五度的二锅头。”

    “姐,北方的高度酒我喝不惯,能不能换……咕嘟咕嘟……咳咳……”

    喝不惯你也没权利挑三拣四,知足吧,没灌你喝尿就不错了。这话绝对不能说,万一让神经病听到,八成会改变主意。

    “一只螃蟹八……条腿,两头尖尖这么大……嗝……个……”西门流星卷着舌头唱起儿歌,谁都听出来绝对醉了。

    喜儿急道:“哥,怎么办,会不会喝出事?”

    叮咚笑道:“能出什么事,他每次喝醉不都这么唱吗?”

    我没出声,心说那要看喝多少了,如果给他喝两瓶六十五度的二锅头,还真够这小子呛。

    这时唐唐突然闷哼一声,紧跟着传来咕咚到底的声音,神经病似乎被撂倒了。这本来是好事,可是我心里却打个突,我们都被绑着,动手的可能是外人,说不定是鬼仙!

    一时屋外寂静无声,西门流星连醉话都不说了,更让我们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喜儿压低声音问:“会不会来了敌人?”

    叮咚吃惊道:“来敌人我们就完蛋了,冷不凡,你得赶紧想办法。”

    我心里叹口气,除了认命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踏踏……”门外忽地响起一阵脚步声,并且伴有摩擦的声音,像是拖着人走向门口。

    我们一时紧张的全都闭嘴,屋里更加的安静,静的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

    “咣当”房门被推开,我的心头猛地一颤,只见一条黑影矗立在门口,身后果然拖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