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悬疑 > 鬼事专门店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仙现身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仙现身

    鬼事专门店 作者:秋风寒

    第一百四十一章 鬼仙现身

    这条黑影臃肿魁梧,随着涌入的一股阴凉的山风,说不出的阴森诡异。这时黑影呼地吐出一口气,说道:“你们没事吧?”

    他大爷的,是马长安。也不提前说一声,差点没把我们吓死。

    我和喜儿呼呼喘起气来,叮咚没好气道:“你鬼啊,也不早打个招呼,我都被吓坏了。”汗,你是鬼,怕什么?

    马长安随即打开头灯戴在头上,顿时眼前一阵明亮。我被灯光晃的有些睁不开眼,眯上了眼睛。

    “我没了力气,所以……没出声……”他说着靠在门框上不住粗喘。

    我眯着眼看到他后面拖着的是西门流星,这小子目前还没松绑,不过烂醉如泥,似乎睡过去了。

    喜儿焦急地问:“星星没事吧?”

    “没……事!”马长安现在说话都很吃力,深吸口气,放开绳子,摇摇晃晃走到我身边,咕咚趴在地上。

    “你受伤了?”我此刻看清他脸色十分苍白,满头都是热汗,心下惊疑不定。“你别动了,等缓过来再给我松绑。”

    “等……不……及!”马长安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用尽力气伸手将绳结打开。然后滚倒在一边汗如雨下,喘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像刚跑了十公里似的。

    我挣了几下将绳子挣开,爬起来先给喜儿松了绑,急忙蹲在马长安身边检查看情形。喜儿急匆匆冲出门外,去照顾西门流星。

    马长安笑了笑,说道:“药……丸……”

    我于是在他包里摸出四个不同颜色的瓷瓶,只听他说了一个红字,我打开红色瓷瓶,倒处一粒红色药丸,塞进他的嘴里。

    “哥,那个女人不见了,外面没有她的人影!”喜儿向门里探头说道,她现在也戴上了头灯。

    我吃了一惊,起身跑出屋门,戴上头灯四处打量。林子里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丝人影。刚才马长安就算力气不足,没打晕她,但她逃走时总不会没有声音吧?想到这儿,我背脊忽然冒起一股凉气,难道她真的是鬼?

    这时喜儿在身后惊叫一声,我急忙回头,只见小丫头脸上写满惊恐,指着屋里说不出话来。我转身奔回屋里,刚进门就看到房梁上垂吊着一个女人,此刻在空中兀自打转。不过从牛仔短裤上一眼就看出是唐唐。

    果然等她转过身来,正是这神经病。眼珠暴突,舌头吐出一大截,模样非常吓人。我头皮一阵发麻,她什么时候跑回屋里上吊的?

    我急忙奔过去要救她,谁知突然间,她的一对眼珠变得漆黑,没了眼白,从眼底渗出鲜红的血液。加上惨白的脸孔,远比猛鬼更恐怖!

    这是尸变,她已经死了,在短暂一瞬间,化为了凶尸。我拿出手机,刚打开驱邪精灵,一道黑影从床下飞射而出,猝不及防下,正砸中我的小腹。这下力道十足,居然将我撞飞到门外,连带喜儿也撞翻在地。

    咣当一声,房门无风自关,从门缝上不住往外狂涌鲜血!

    马长安还在里面,可是现在我被撞的肠子都好像断裂,蜷缩在地上无法动弹。喜儿倒是爬起身,但看到门缝上溢出的鲜血,整个人吓傻了。她就算没吓傻,也帮不上任何忙。

    “啊!”马长安在屋里发出一声痛叫。

    叮咚好奇问:“又发生了什么?”

    我这会儿痛的都无法开口,但听到这声痛叫,心下大急,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翻身爬起来。在驱邪精灵上翻出一道杀鬼降魔符,快速点下。顿时一道金光射到屋门上,澎一声爆响,门上血花四溅,我随即被一股反击的力道击中小腹,整个人笔直飞出,重重撞在一棵大树上。

    这下似乎把整个肚子里的东西都撞扁了,痛的我趴在地上阵阵痉挛。

    “你怎么了,老公?”叮咚关心之下,又叫起了老公。

    可是这会儿我哪说出的话,没想到神经病这么牛,法术非但没搞定它,反而遭到了反击。

    “嗵”茅屋顶突然破开,冲出一条黑影。随即落在房檐上,喜儿抬头将灯光照射上去,只见唐唐尸体在上面半趴着,眼底和嘴角流着血,在灯光中显得无比瘆人。喜儿咕咚坐倒,抱住烂醉如泥的西门流星不住颤抖。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今天你们都要死!”唐唐嘴里忽然发出一阵苍老的男人声音,令我在剧痛之中怔住。

    “这是谁,怎么越来越乱?”叮咚奇道。

    我心头突然一动,心想它是不是鬼仙那老帮菜?果然被我猜中,只听它跟着狞笑道:“不知道我是谁吧?我现在告诉你们,我就是鬼仙堂仙师!”说到这儿顿了下,它低头看向喜儿,怒道:“喜儿你这个叛徒,反出鬼仙堂,帮着他们跟我作对,今天我第一个杀你!”

    我心说不好,喜儿根本躲不过这老帮菜的毒手,可我现在还站不起来,正在万分焦急之际,突然从旁边一棵大树后扑出一条人影,几乎连推带撞,和喜儿一起撞门而入。靠,又一个唐唐,那是她的鬼魂吧?

    “贱人,你又多事!”女尸一阵咬牙切齿,嘴里又汩汩冒出血液,显得更加狰狞。

    我一怔,你们不是一伙儿的?

    这老帮菜骂了一句后,却没进屋,而是低头把凶狠的目光盯上了跟死狗一样的西门流星。这时咣当一声,房门打开,马长安伸手将西门流星扯进去。

    唐唐趴在门口,歪着头跟我说:“进屋就不会死,在外面会死很多次!”

    叮咚立马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她是不是神经病,他们家一个人能死很多次啊?”

    我此刻终于缓过痛劲儿,开口说道:“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她就是神经病。”说完后心想,她似乎说的也没错,在外面无论什么位置,都躲不过一死,按位置统计的话,的确要死很多次。

    “神经病的话能听吗?”

    我心说这神经病简直灵验无比,必须进屋。我咬牙站起身,这时屋顶上的死尸,目光又移到我身上。随即,身边方圆几丈内,刮起旋风。劲猛的风势带起地上厚积的枯叶,形成一个圆筒状,将我牢牢困在中间。

    这情况不太妙,别说逃回屋里,现在就要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