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惊悚悬疑 > 鬼事专门店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又死一次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又死一次

    鬼事专门店 作者:秋风寒

    第一百四十二章 又死一次

    我岂能轻易认命,一连点了金光咒、天雷咒和破邪咒,三种咒语,外加一把桃木剑。嘭嘭嘭,这风卷残叶形成的圆筒接连发出爆响,但同时也不断产生反击力道。尽管打破三个窟窿,但我也差点被反击打散骨架。

    “小兔崽子,居然能打破我的鬼风筒!”外面传来一阵老帮菜咬牙切齿的怒骂声。

    我深吸口气,忍着全身剧痛,从一个窟窿合身扑出。现在距离门口只有三米不到,我没有选择立刻进去,而是抬手射出一道杀鬼降魔符光,然后用尽全身力气往前扑去。我都没看到这道金光是否对老帮菜构成威胁,但一道反击之力擦着我的后脚跟掠过,砰一声击在地面上。

    这时马长安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扯进屋门。咣当,唐唐及时将门关闭。

    我噗通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都不知道全身零件是否还有完整的,总之全身上下犹如被撕裂般疼痛。马长安迅速倒出一粒红色药丸塞进我嘴里,说道:“谢天谢地,你总算安然无恙回到了屋里。”

    叮咚气愤不过道:“你刚才为什么不出去搭把手?”

    马长安嘿嘿苦笑一声,咕咚倒地,跟我说道:“我腿骨断了!”

    我急忙挣扎着抬头,看到他右侧小腿弯曲,肯定骨折了。他这样还能及时把西门流星救进来,又接应我进屋,已经很不错了。这会儿也不知道药丸起了作用,还是痛劲儿缓解,我爬起身说:“必须送医院接骨,别落下残疾。”可是说完这话,发现自己就像个白痴,现在这情况,出的去吗?落下残疾也胜过丢命。

    “没事,先忍着吧,等天亮再说。”马长安似乎吞服了止痛药,但额头上汗珠还是涔涔冒出。

    “你们以为我天亮就会走吗?”鬼仙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们急忙抬头,只见女尸趴在破洞中,低头盯着我们。不过却不敢下来,让我心里暗暗称奇。刚才不是在屋里吗?马长安的腿也肯定是它打断的,为啥现在又不敢进了?

    唐唐抬头冷冷说道:“你就算不走,也进不了这个屋子!”

    老帮菜顿时气的一阵咬牙切齿,恶狠狠骂道:“贱人,我总有一天要让你尝到世上最痛苦的死法!”

    唐唐忽然嘿嘿傻笑了几声,说道:“我的尸体不是在你手上吗,无耻大流氓,老淫贼,大淫棍……”说着从门口捡起那个牌位,在上面呸呸吐了几口,又放在脚下不住踩踏,这会儿像足了一个泼妇。

    我看到那块牌位,才想起刚才被什么东西撞出屋子,原来是这东西。我笑道:“唐姐,这样不解气,天亮了把这牌位丢进茅坑,让它这个狗屁仙师,吃屎吧!”

    “对,好主意!”唐唐用力点头。

    “你们……等着,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女尸那张惨白的脸孔,都气黑了。

    叮咚接口道:“有本事你现在下来,给我们一个碎尸万段,别光动嘴皮子。”

    鬼仙老帮菜又被气的一阵无语,憋了好大一会儿,才骂道:“小贱货,你等着,石蛛妖有朝一日会复活的,等它复活后,你就会知道是什么滋味了。”

    听到这话,我们不禁一惊,石蛛妖难道还能复活?

    “复就复呗,有什么好怕的?”叮咚竟然满不在乎,“起码现在我很好,而你却在上面叽叽歪歪,被我们气死了也不敢下来。还仙师呢,有这么窝囊的仙师吗?悲哀,真是悲哀!”

    死丫头的嘴真够毒的,我都差点没气死,何况老帮菜呢。它狠狠拍了下屋顶,震的不住往下掉落泥沙,然后缩回头不见了身影。八成再跟我们聊下去,非被气死不可。

    不过我感到纳闷,它进不了屋子,同样有多种杀死我们的办法。比如刚才拍屋顶,如果加把劲,屋顶一塌,还不将我们悉数砸死?或者放把火,我们也是无路可逃。这老帮菜看来智商没有想象中高,似乎还有些脑残。

    喜儿压低声音说:“它要是放火怎么办?”小丫头总能跟我一样聪明,想到致命后果。

    唐唐嘴角勾起一丝阴森笑意,斜眼说道:“它刚才能逃出这个屋子已经很走运了,哪还敢再动邪念?放心吧,只要待在屋里,它就会拿我们没办法。”

    “为什么?”喜儿问。

    “不要问那么多!”唐唐脸一沉,还挺吓人。说完又歪着头不住打量喜儿,我们立刻一阵紧张,唯恐她会说出你要死了。

    喜儿吓得低下头,不敢迎视她的目光。

    我急忙转移话题,问道:“唐姐,你真的死了?”

    唐唐转过头,挑了下眉毛反问:“你觉得呢?”

    我笑了笑说道:“我觉得你没死,那具死尸应该是你孪生姐妹的吧?”

    “错,那就是我的死尸!”

    她不承认就算了,反正无论从外表看,还是马长安的通灵眼,根本瞧不出她有鬼的特征。那些阴森的笑容,是个人都能扮演,根本不足以证明什么。

    我点了点他,又问:“山顶那个男人和掉进洞底的死尸,都是被谁杀害的?”

    她缓缓摇头说:“不知道。”

    “你是凌晨才死亡的吗?”我跟着又问。

    “不是,我死了很久!”她说着站起身,狠狠将牌位摔在地上,用手指敲着额头,“我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汗,神经病又发作了。

    叮咚插嘴说:“你死了一千年,这都记不住。”

    唐唐猛地抬起头,看着我的背包,惊呆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是秘密,竟然被看破了,这怎么办,怎么办?”

    我反手拍了下背包,压低声音说:“你就别添乱子了。”

    叮咚小声嘻嘻笑道:“我觉得好玩嘛。”

    没想到这句还是被唐唐听到,突然瞪大眼睛说:“对,一个叫好玩的人,杀死了我,还有我的朋友,死在山顶上的男人,都是他干的。他当时掐住我的脖子,我拼命呼吸,拼命挣扎……啊!”突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双手握着脖颈,奋力踢了几下双腿,然后一动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