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快穿节操何在_御宅屋 > 分卷阅读214
    快穿节操何在_ 作者:小炒肉

    快穿节操何在 作者:小炒肉

    .我叫施有为!它就叫小虎!.石像连忙自报姓名.

    .嗯,施有为,你去开门打头阵吧..

    说话间邢少言又从乾坤袋里取出一个小瓷瓶,倒了两粒丸药出来,自己吃一颗,往夏如嫣嘴里塞一颗,然后把瓷瓶盖好放到她手里:.避毒丸,一颗管一个时辰..夏如嫣忙问:.你呢?.

    邢少言拍拍乾坤袋:.我还有..

    夏如嫣这才放下心来,将瓷瓶收好,两人说话的空档,施有为已经将沉重的石门推开了一条缝隙,邢少言将夏如嫣护在身后,二人站在石门一侧,屏息凝神观察里头的动静.

    随着石门缓缓打开,里面的情形便展现在二人面前,夏如嫣和邢少言颇为惊讶,没想到在这不见天日的阴暗洞窟里,居然还有一座鸟语花香的庭院.

    阳光明媚亭台楼榭,繁花似锦蝴蝶纷飞,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树梢枝头上有鸟儿在婉转啼鸣,这样美丽的场景显然令人感到不可思议,邢少言与夏如嫣对视一眼,双双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警惕之色.

    .我终于又看到这样的景色了..

    施有为双目痴迷地看着眼前的景象,而石虎也站在他身侧满脸的好奇,他看了一会儿便抬脚往里面走,石虎跟在旁边,夏如嫣也想跟上去,却被邢少言一把扯住,她疑惑地看向他,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邢少言看看施有为的背影,然后冲她摇摇头,做了个口型:小心有诈.

    夏如嫣这才恍然大悟,对啊,怎么这个施有为说什么她都信了呢,万一他是想将他们引进去一网打尽怎么办?想到这里还真有些后怕,夏如嫣忙主动站到邢少言背后,不敢再有一丝松懈.

    施有为越走越里面,他看看这里摸摸那里,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石虎则好奇地东张西望,似乎并未到过这样的地方.邢少言和夏如嫣远远缀在他们后面,时刻注意着周遭的动静,夏如嫣看看上面的天空,发现只有亮光,竟看不到太阳,她戳戳男人后腰往天上指了指.邢少言往上一看,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两个人心中了然,恐怕这处只是个幻境了.

    .咦!他们俩不见了!.

    就在二人看天这一转眼的功夫,夏如嫣发现施有为和石虎竟凭空消失不见,她惊讶地喊出声,就在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原本明亮的天空突然变得昏暗,阵阵凉风将树叶卷起,周遭盛开的大片五彩缤纷的花朵渐渐开始枯萎.

    .看来是入阵了..

    邢少言将夏如嫣护在身后,但她并未完全处于被动,而是与他背靠着背,两个人同时看往不同方向,好第一时间察觉新的变故.她将短剑紧紧握在手里,浑身肌肉绷紧,整个人都处于戒备状态,就在此时,突然有一缕缕蓝色的烟雾从那些枯萎的花朵中往外冒,那些烟雾由千丝万缕汇集成片,开始迅速朝二人所站的位置蔓延.

    邢少言并未说话,而是揽住夏如嫣的腰身,足尖一点便往施有为方才消失的地方掠去,他的身形快如闪电,一息之间便再度落地.夏如嫣将披风的帽子往前扯了扯,妙目一扫,并未看出此处有何异样,显然邢少言也没看出来,他再次揽住夏如嫣的腰,开始在花园里打起转来.

    此时花园中的蓝雾越来越浓,两个人很快就只看得见紧挨在一起的对方了,就在这时突然四周开始响起细微的沙沙声,不过数息声音就越来越大,那声音就像是有无数个细小的东西在砂石地上划拉,夏如嫣汗毛都竖起来了,她咽了口唾沫,颤巍巍地问邢少言:.该、该不会是施有为说的毒虫吧?.——————————————————————————————————————没有囤稿太可怕了,很怕哪天就断更了,崩溃o(≧口≦师叔不要脸?ǘ??耍?7352696

    师叔不要脸?ǘ??耍?

    其实夏如嫣在末世什么怪物没见过?只是原主最怕的就是虫子,连带着她也有些发起怵来.更何况这周围一片诡异的蓝色迷雾,不仅遮蔽了他们的视线,也不知道有没有毒.

    与夏如嫣的忐忑不同,邢少言显得很是镇定,他从乾坤袋里不知抓了些什么出来,扬手洒去,只见一片绿色的粉末纷纷扬扬从他手中飞出,很快就消失于蓝雾之中.紧接着夏如嫣便听到那些沙沙声开始变得急促而凌乱,然后邢少言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抱紧我..夏如嫣下意识抱紧男人的腰,他单手护住她,然后往前劈出一掌,他这一下用了六成的功力,一道强劲的掌风将蓝雾破开,热浪夹杂着浑厚的内力把触碰到的所有物体焚烧殆尽.夏如嫣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给熏得闭了眼,她将头埋在男人胸口,忍受着那股几乎要令人窒息的热度,只觉得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有种强烈的灼烧感.

    她虽不能看,但却能听到邢少言掌风所过之处传来尖利的吱吱声,那些声音很短促,统共不过几息便消失了,但紧接着周围的沙沙声又再度变得疯狂起来.那些声音不断朝他们逼近,速度比之前更快,邢少言面不改色,隔空朝四周连连劈出数掌,一时间夏如嫣耳边更加嘈杂,她紧皱眉头,强忍着不适,直到片刻后才听到邢少言的声音响起:.丫头,你睁眼看看..夏如嫣缓缓睁开眼,立刻就被周围的景象惊呆了,遍地都是各种昆虫被烧焦的残破尸骸,那些昆虫个头不小,有极少数没被烧焦的表皮瞧上去色彩斑斓好不诡异,想来一定是厉害的毒物.而此刻它们都死在邢少言的掌下,蓝雾被掌风驱散,此时只还有些淡薄的雾气在花园中徘徊,那些放出蓝雾的花还维持着枯萎的模样,原本生机勃勃的花园现在死气沉沉,透着一股子阴森的气息.

    .结束了吗?.夏如嫣小心翼翼地问.

    邢少言摇摇头:.没这么简单,你方才吸入那些雾气没有?..没呢,我都用披风捂着口鼻,你呢?.

    .我…好像吸进去了一点..

    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显得有些压抑,夏如嫣大惊,忙抬头去看邢少言的脸,他表面看起来并无什么异样,只是眼白处隐隐泛起血丝,夏如嫣捧住他的脸着急地问:.你眼睛不舒服吗?.邢少言隐忍地闭上眼,几息之后才道:.眼睛还好,只是我觉得不大妙……..哪里不对劲?.

    夏如嫣追问,可邢少言也说不出来他哪儿不对,他只觉得身体开始隐隐发热,血液流动越来越快,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像要蹦出胸膛,一种想要破坏的冲动开始在他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