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少将宠婚日常 > 少将宠婚日常_分节阅读_309

少将宠婚日常_分节阅读_309

    “哎,宝贝,烫不烫呀。”公主立刻给他擦,“怎么了言言?”
    以叶言还不错的记忆力,他在看到这张手帕的瞬间,脑海里就浮现了兰迪的脸。
    这张白手帕曾经擦拭过他西装上的酒渍,如今,竟然会出现在皇家特工的手里。
    “我有了一些自己的猜测,但是……”祁妙皱了眉头,“取证之后再来和您说。最近叶先生也要提防一下sg新上任的设计师,我怀疑他与西蒙的失踪有关。”
    作者有话要说:看了眼表,已经今天了,所以就顺手发了~
    小姐姐们收藏我吧!看在我日更至今的份上!
    感谢在2020010220:06:11~2020010400:31:5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涯海角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月铭雅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端午粽子、龙猫喜欢超人、寄余生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端午粽子40瓶;萧未伊4瓶;苏晴柏、瑞脑消金受、迦栎、子旸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玫瑰小说网,玫瑰小说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meiguixs.net玫瑰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
    ☆、天使的舞裙
    “我见过兰迪用和这款手绢一模一样的手绢。这种布料很珍贵,我曾经用作高定西装口袋里的绢花。”叶言把小酒交给保姆抱,自己则看向祁妙说,“而且这上面印着的花纹是一只金色的飞鸟,当时看到觉得很特别,所以就多留意了一下。”
    妙妙顶着一张超绝可爱的脸露出了深思的表情,他怀疑兰迪和近来几起凶杀案有关,公主怀疑西蒙参与了洗钱生意。
    妙妙在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情况是这样,兰迪是被西蒙资助长大的苦学生,在他十八岁之前,他的生存环境里完全没有高定礼服的存在,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儿,如果没有西蒙来帮助他完成学业,不要说学设计,他估计会辍学。”
    妙妙拿出一张兰迪十六七岁时在高中聚餐的照片,给叶言和公主看:“你们看,这时候他很青涩。”
    何止青涩,简直是土。
    傻乎乎的发型和笑容,和现在的兰迪判若两人。简直是丑小鸭变高富帅。
    叶言接话说:“其实我完全看不出来他的出身,和他一起吃饭,我觉得他的餐桌礼仪很棒,他的设计理念也很高端,大概上大学之后花了苦心思融入环境,又是一个天才吧。”
    “有很多疑点,所以我把他的基因样本和西蒙的基因样本送去检验,却意外发现西蒙早就把自己存在基因库的样本掉了包,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我又用西蒙的头发做了新的检测。”
    妙妙从他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透明袋,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头发,还分类贴了标号。
    这是他的职业习惯。
    在他以娱乐圈小明星的身份去接近很多人的时候,他会偷偷藏几根头发以备不时之需。看上去不起眼,却帮了大忙。
    “同样,我把已经去世的布莱德毛发拿去送检了。我比较好奇这三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祁妙抬眸说,“比较有意思的是出身显赫的布莱德并不是他父母的亲生儿子,这对夫妇没有孩子,布莱德是在一个雨夜被舞女送去的。”
    叶言一愣,说:“舞女?”
    “那舞女是亚裔后代,所以布莱德是混血儿。”妙妙从兜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但并没有点燃,继续说,“我调查的情况,西蒙在年轻时经常通过和女性omega或beta寻欢作乐来获得灵感,叶先生应该知道,你们时尚圈有设计师的灵感缪斯,比如你应该叫很喜欢那个叫费雪的模特。”
    “恩,是的。”叶言说,“你的意思是西蒙通过睡女性omega来找灵感?所以布莱德很可能是西蒙和某个舞女一夜情之后的私生子?”
    “恩。”妙妙双指夹着烟扔进了垃圾桶,他最近在戒烟,偶尔会叼一会儿。
    “还有一件事要和您说,在隐退之前,西蒙已经病了,他的检查结果是睾丸癌中期。他本来是打算隐退去做手术,过一段时间再回来继续工作,顺带以卷土重来的旗号来炒作热度,他的设计师助理说他并没有就此隐退的打算。”
    “看来这事儿比我想的还复杂。”公主托着下巴说,“小祁,你接着调查,需要什么权限尽管和我说。言言最近可以稍微休息休息,现在时尚圈就像个大染缸,什么色都有呢,可得注意点安全。”
    叶言点头,心想最近时尚圈什么色他不太清楚,贺洋和他最近是凰色。
    他以为祁妙想抽烟,转身去拿烟灰缸,可惜因为叶将军戒烟时把烟灰缸放的太高了,叶言勾不到,正巧贺洋从门外拿着一箱苹果进来,便很自然地走过去帮老婆拿下来了烟灰缸。
    两个人眉目含情地凝视对方片刻,叶言害羞地低头,贺洋温柔地握住了叶言的手:“言言吃水果吗。”
    目睹这一切的公主啧啧几声,看向了身边宛若一个没有感情杀手的祁组长。
    祁妙脸色从进门就没变过,他对于这种狗粮早就免疫了,心中只有伟大的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