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高岭那朵花 > яOひяоひщù。оΓɡ 分卷阅读83

яOひяоひщù。оΓɡ 分卷阅读83

    上这一句。
    余茜推开手机,翻了个身,背靠着他,窝进他怀中。
    “高岭,你说,假设我们结婚了,会像他们一样吗?”良久,她这么问。
    高岭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指的是他的爸爸和她的妈妈,她对婚姻有一种后天养成的不信任和不安全感,源自于周遭的经验使然。
    他想告诉她,他不会。
    可是他并不想逼她,尤其不想拿她无法信任的东西逼她。
    所以他说:“不知道。可是我不想浪费能和你在一起的时间。”
    余茜静默了会儿,“你把东西拿出来吧,用不着避着我。”
    “什么东西?”他装傻。
    余茜转过身和他面对面,“玩偶,雨伞,甚至是我高中时的内裤……其他的还需要我一一数给你听吗?”
    高岭往后一瘫,闭上眼,假装死亡。
    她不在意,摇摇晃晃爬到他身上抱住他。
    “真的,我没关系。”
    他也伸手环住她的腰,“……余茜,你知道吗?我能为你留着那些东西,就也能为你丢掉。”
    当他听到她对项链的事情不断抱歉,就明白他留下那些东西,她并不如外表那般无动于衷,她很后悔做不到像他这样保留一切,为此自责。
    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余茜却对他翻了个大白眼。
    “难道非要我穿上那件内裤你才相信我真的没关系吗?”——
    作者有话说:哈哈,结果珍珠没达标,没能加更,所以明天才会完结啦~
    093(End)
    回忆停在自己说的这句话,因为再下去又是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而已。
    余茜光回想都有点臊。
    电梯门打开,要进去的人都在外头等着,让里面的人出来。
    余茜注意到走出来的卢映蓉,她一只眼睛戴着医疗眼罩,嘴角还有点瘀青,看到她的瞬间,表情一阵灰败。
    联想到刚才看到陈辰的背影,余茜一下子就明白卢映蓉这是怎么了。
    毫无来由的,她脑中一片空白,等到反应过来,她已经抓着卢映蓉的手,往刚刚陈辰离开的方向跑去。
    陈辰居然还没走远,停在门口处讲电话。
    余茜就这么拉着卢映蓉冲到他面前,也不管他正在通话中,破口大骂:“陈辰!你这个只会打女人的龟孙子!”
    “余小姐!”跳出来阻止她的,居然是卢映蓉。
    余茜一愣,继而生气起来,气她不反抗,还维护陈辰,就像……曾经的自己一样。
    不管表面如何淡然处之,骨子里对男人却是唯命是从的。
    “难道不是他打你的?”她挣开卢映蓉的手,问。
    卢映蓉脸色惨淡,抿着嘴不说话,已经挂掉通话的陈辰在一旁则阴晴不定。
    “余茜,你最好别乱说话。”陈辰难得沉着脸说话。
    余茜压抑着怒意镇定下来,她瞪着他们两个,双手紧握,脑子转了又转,只能想到高岭说过的那番话──
    “知道为什么男人不该打女人吗?因为你们的力量比我们大,那份力量本该是用来保护我们的!”
    她说完,转身欲离开,却看到高岭在不远处静静地瞅着她。
    一阵风吹过,淡去了他锋利的线条,带起一抹温润的笑。
    ──没有了高岭,难道她就没人爱了吗?
    不,余茜相信还是有的,只是再不会有像他这样不讲条件,爱她如斯的。
    她抿紧嘴,抿下那股满溢到胸口都发疼的澎湃情感,拔腿朝他奔去。
    高岭只是愣了一下,在她冲上来之前就张开双手,接了她满怀。
    余茜整个人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冲着他咧开大大的笑容──
    “高医生,你是个千载难逢的好男人。”
    “嗯。”他毫不谦虚地应下,就这样毫不避讳地抱着她往回走。
    “高岭。”她又叫他。
    “嗯?”他回了一个单音,里头充满无尽的缱绻温柔。
    “我带你去见可怕的黄女士吧。”她用额头顶了顶他的。
    他顿了下步伐,再开口时候声音有点不稳和沙哑:“那你可得保护我了。”
    两人额头相抵,余茜看着他,高岭的眼睛有点红,却和她相视一笑。
    “嗯!”
    高岭那朵花缺爱。
    直到今天,她终于敢承认,她真的很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