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辣浓情 > 小狐狸 > Pò1㈧Hυв。てòм 希望临幸

Pò1㈧Hυв。てòм 希望临幸

    你是个好主人,
    对不起,我不是只乖狗狗。
    很久以後,再看到希望。
    坐到她面前,他问:「最近在忙什麽?」
    「最近…」小狐狸正想着要怎麽回答。
    希望又接着问:「每次我进来怎麽不和我说话。」
    小狐狸先是怔傻不语,轻声问:「我还可以和你说话吗?」
    「怎麽怕我不理你吗!觉得自己没资格吗?」希望字字尖锐地直指核心。
    小狐狸惭愧地低下头应声。「嗯。」
    希望饮了一口茶,换了话题:「和他怎麽样了?」
    「好样距离愈来愈远了。」她看着栏杆外星空下黑暗的大宅。
    希望问:「远你也要执着地跟着他吗?」
    「他不理我我也没办法…也许他有更重要的吧。」小狐狸愈讲气势愈弱,眼神,愈迷茫。
    希望破口大骂:「他那种人就属於自己得到了不珍惜,得不到想得到那种人!看不惯别人b他好。」
    「也许…一开始他对我是很好。但我念念不忘的是过去。」
    「那就是你的问题。」
    「嗯,是。」
    「谁的问题也不重要。」
    希望是个好主人,她却不是只好狗狗,小狐狸钻到他的手掌下用头磨蹭。
    希望轻声笑出,问:「在台湾几岁可以入党。」
    小狐狸就所知说:「二十岁有选举权,二十三岁可以被选,入党的话…要再查查。」
    希望问:「你不准备加入党派吗?」
    她奇怪地说:「从没这个打算啊。」
    「哦。」
    「除非是真的很热衷的。」
    「嗯!这也是政治信仰。」
    小狐狸临时翻阅了几本书回答刚刚的问题:「似乎只要年满十八岁就可以入党。」
    「嗯嗯,这个大陆确实不一样,我们对台湾了解的太少了。」
    「大陆的规定是?」其实小狐狸也不了解大陆。
    「大陆入党不是随便加入的!得经过审查。」
    「嗯嗯,你有入党?」
    「我也没有。」
    「嗯。」
    「在台湾正常的房价是多少啊。」希望再问,全是小狐狸不清楚的问题。
    「天龙国是最贵的,但这房价是炒出来的,不应该那麽贵。」
    希望问:「房价均价多少钱一坪?」
    为了回答希望的问题,小狐狸又继续埋首於资料中,愈查愈是困惑,明明数字和文字都认识,怎麽组合在一起都看不懂了。小狐狸照本宣科:「亚洲八大国际城市中,香港房价超越日本东京,每坪新台币2 万元,居八大城市之首;台北市每坪46.9万元,一年涨幅14.95%,排名第五。」
    希望换算说:「那就是八万人民币一坪,是挺贵,但是工资水平呢!」
    小狐狸回答:「现在政府规定最低工资17280。」
    「一年还是一个月呢?」
    「一个月,已经很久没调涨了。」
    希望换算说:「我的工资就拿你们最低水平了。」
    「嗯嗯!这样在大陆现在算很好了吧,因为大陆一直在成长。台湾只是早一些起步。」
    「是啊,大陆发展得慢,看来和台湾确实有差距。」
    小狐狸说:「大陆未来的发展很看好。」
    「那你到大陆来工作吧,呵呵。」
    小狐狸笑得很可ai,轻叹口气说:「曾经想过,但是实践的勇气和决心还不够。」
    「有想过出国深造吗?」
    「没有呢,不打算继续修练了。」
    「为什麽呢?」
    「还是觉得…赚钱b较实在,已经没有读书的劲了。」
    「嗯!如果你修练成果的话一月应该拿多少钱?」
    「在台湾学士学历应该可以两万初,当然也依工作x质不同而有差异。」
    「各种保险呢,不知道台湾在社保这些怎麽做的?」
    又是一个小狐狸无知的领域,她很惊慌地问:「咦,社保是?社会保险吗?保险我b较没有研究。」
    「对啊!大陆有住房公职金、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医疗保险、工商险,不知道台湾怎麽做?就是工资以外的企业必须承担的。」
    「嗯…我查一下。」小狐狸拼命地翻阅现有的资料,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对自己所在地的生活有多麽不了解。
    希望问:「不知道台湾职工退休後怎麽拿养老金?」
    「现在好像只有军公教人员,也就是公务人员才有固定的薪水和退休金,私人企业各家会有不同。」
    「哦。」
    「一般公司会负担劳保、健保,除非是钟点之类的工作。只要有加劳保,满一定年资就可以有失业补助。」
    「失业补助是怎麽发的?」
    说到这个小狐狸就在行啦,她朗朗上口:「首先必须有非自愿离职的身分(因投保单位关厂、迁厂、休业、解散、破产宣告离职),并请公司开离职证明书。至离职退保当日前三年内,保险年资合计满一年以上者。」
    「哦。」希望恍然地点头道:「台湾的很多法律和政策是b较完善的,大陆就不行。」
    「嗯,听说大陆看医生很贵,台湾只要有健保基本上还好。」
    希望挑眉大声说:「医生还收红包呢,生个孩子都要给红包,最少五百人民币。」
    小狐狸听得很无言:「婀…还有这种规定啊…」
    「这不是规定,是潜规则。」
    小狐狸好奇地问:「如果不给会怎麽样?不给他会扣留小孩?」
    希望笑出:「呵呵!那倒不会。」
    「大陆准备要解除一胎化政策了吗?」
    「现在还是一胎!但是父母都是独生子nv!可以有二胎。」
    小狐狸皱眉地说:「嗯…这样下去以後会变成老年社会吧。台湾就是这样。」
    「你们觉得一胎是不是很可笑的政策。」希望轻笑。
    「不…应该说这是个和台湾相反的现象,台湾政府现在亟yu鼓励人民生小孩,但初生率仍是世界最低。」
    「大陆现在让多生!大家都不生了。一个孩子养起来都难!还生那麽多g嘛。」
    「呵,是啊,台湾也是这样。」
    「现在的小孩费用太高,读一个幼稚园就像读大学一样。」
    「政府补助的根本不够养小孩。」
    「对啊!所以现在很多丁克一族。」
    小狐狸前倾探问:「你会想要小孩?」
    希望大声说:「我超级喜欢孩子。」他强调:「我必须要小孩。」
    小狐狸嫣然一笑,她很欣赏这种乐见於生的气息,彷佛从他的身上看见希望,那种充满光明希望的香甜味道令她很想把他吃掉。
    希望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大陆什麽政策或者哪些方面的东西觉得不可思议或可笑。」
    「想一下。」小狐狸蹙眉深思,一会道:「有一个让我觉得有点困扰。」
    「说说。」
    「那个像是客栈外面写的,响应中央『文明协网』政策,反正就是会抓与se情有关的东西,虽然台湾也会,可是在这里怎麽抓这麽严。」
    「在中国和政治有关和se情有关的都是禁止的。」
    「嗯嗯,政治啊。」
    希望也笑了:「政治,呵呵。」
    「以前岛民没事喜欢抗议丢j蛋,要是两岸统一一定很不习惯。」
    「这种情况在大陆绝对不可以发生。」
    她神秘兮兮地说:「嗯,感觉好像会被暗杀掉。」
    希望笑着警告:「呵呵!别瞎说啊。」
    小狐狸东张西望检查有没有人在窃听,手指b在嘴巴上做个「嘘」的动作。
    「这些话不能乱说。」
    「嗯,真是太恐怖了。」她肩膀一缩吓得哆嗦。
    「以前的国民党知道什麽样吗?就是白se恐怖。」
    「台湾的白se恐怖吗?」
    「蒋介石在大陆的时候,追杀。」
    「嗯嗯…」
    「你知道不?」
    「知道一点。」
    「呵呵。」
    「但是我们历史课本一定写的不同。」
    「那是啊,你们咋写的?」
    「台湾的历史课本当然不会强调国民党做了什麽坏事,但也许会说做了什麽。」
    「呵呵,也许我们了解的都是错误的,无法真正的还原历史。」
    「真相在哪里?不知道。」
    「公道自在人心。」
    「呵,但是至少现在台湾不会这样了。」
    「但是国民党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时候拒绝抗日,让中国老百姓受到日本的侵略。」
    「嗯,是喔,我读得不够认真,民国初年的那段历史好乱,我没读好。」
    「确实是伟大的。」
    「嗯,怎麽伟大?」
    「打走了日本!创见了新中国,要部中国现在就是日本的殖民地。没有中国就是日本的殖民地。」
    「嗯,这的确不容易,国民党那时候和日本是怎麽样…」
    「国民党是亲日派,也亲美。」
    「可是那时候日本正在迫害中国吧?」
    「对啊!所以老百姓恨国民党。所以国民党才跑到台湾去。」
    「嗯…」
    「你知道为什麽大陆说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吗?」
    「为什麽呢?不是因为台湾本来就是中国的吗?」她又补充:「我指的是…民初的那个中国。」
    「对啊,就是这样的!是蒋介石逃到台湾之後才要。」
    「嗯。」
    「台湾人喜欢回归吗?」
    「呵呵。」听见希望的问题小狐狸笑了。
    「嗯?都是怎麽想的啊?」
    「其他人我不知道耶,但我从小以为台湾就是一个国家,到长大才知道其实不是那麽简单。我曾问过我父亲他想要统一还是,他说好啊,但重点是台湾是绝对无法的了,因为中国一定会阻止,所以台湾人目前的想法是就维持原样,因为也无法,统一除非真的是适合台湾或是对台湾有利,要不然台湾人民一定还是不容易接受。」
    「嗯,明白了,台湾问题真的很复杂。」
    「收复这个问题吗?」
    「台湾要的话,我想大陆会以武力解决的。」
    「我想台湾是不敢的,因为台湾绝对打不过。」
    「台湾的武力水平是远远不如大陆的。」他吓唬她道:「一天就能被攻下,你信不?呵呵。」
    小狐狸的双眼饱含着泪说说:「我绝对相信。所以当中国愈来愈强大时,台湾除了敬畏一方面也担忧没望了。」
    「现在中国确实b台湾强大,我说政府,但老百姓估计没台湾人有钱。」
    「呵,很多文化都是经济开始进步,人民开始有钱才会去思考与改进的。」
    希望点头道:「说的很有道理。」
    「因为其实大陆现在很像台湾早期经济起飞时。」
    「台湾有很好的政治t制。」
    「嗯,不过共产和民主却是…嗯…对立?」
    「以後这个问题不能讨论,呵呵。」
    「嗯。」小狐狸吓得又缩到希望麾下。
    「有些能说!有些不能说。」
    「哎,是。让我觉得好像有人在偷听我们说话。」
    「其实就是这样,所以不要发表一些惹麻烦的言论。」
    「啊。」小狐狸很惊讶,真的隔墙有耳吗。
    「其实他们不是监听,而是一些敏感词汇是不允许的,大家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现在的大陆老百姓可不像以前了,以前的大陆就和现在的朝鲜一样,你了解朝鲜吗?」
    小狐狸坦承道:「其实不很了解,只知道北韩是共产国家。」
    「你呀,对世界了解太少了,还是小孩。」
    「也许台湾人大部分就是这样,对世界不够了解。」
    「为啥是这样呢?」
    「很多资讯都是来自报章杂志或媒t,但新闻上播报的大部分又是些打架的政治和血淋淋的社会新闻,会自己去阅读了解的人并不多。」
    「台湾人很少出国吗?」
    「以前台湾留学生很多,但现在减少了,反而大陆留学生愈来愈多。」
    「不知道是什麽情况,看来大陆真的强大了。台湾政府不?」
    「哎呀,喔…像那样的吗?」她汗颜道。
    「呵呵。」
    「或多或少都会有贪w吧,只不过因为有对立党的存在,会互相监督。」
    「大陆不知道谁监督,人民监督,呵呵。」希望失笑出声:「挺可笑的其实,我觉得超级可笑。」
    「但是人民不能说话呢。」这不是很矛盾吗?她缩着脖子说:「我觉得很恐怖,现在讲话都怕怕的。」
    「呵呵,你怕啥啊,你在台湾。」
    「呼。」小狐狸长吐一口气,想想也是她怕什麽呢。
    「以後咱们尽量不谈政治,多说说别的。」希望气愤填膺拍桌道:「说政治不让说!别的还不让啊!反了他们了!」
    「呵,台湾自由惯了。」
    「其实我很向往这种自由,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嗯嗯。」
    「为什麽蒋介石去台湾就会这麽自由!但在大陆就ga0白se恐怖呢?原因到底在哪?」
    小狐狸歪着头解释:「嗯…其实,蒋介石刚到台湾时台湾还是戒严时期,其实言论都未自由,不能结社什麽的,当初民进党也曾因此受到迫害。真正解除戒严是在蒋介石si掉以後。大概1988年左右。」
    「那後来呢?」
    「真正有建设是在蒋经国以後。」
    「我就不明白台湾怎麽会ga0成两党制呢?」
    这时候就发现维基百科就很好用啦,小狐狸捧着它念:「1978年美国宣布与中华民国断交後,次年发生美丽岛事件。为了因应国际情势演变,及解决国内民主改革需求,蒋经国审慎推动国家迈向民主化。1987年对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的成立采取宽容态度;两年後开放组党,继而宣布解除台湾省戒严令、开放民众赴中国大陆探亲,两岸交流自此逐渐热络。」她将百科凑到希望面前说:「不知到你看的到吗?美丽岛事件就是民进党的初始。」
    「嗯,我看看。」希望仔细地详细阅读:「哦,这麽说蒋经国是台湾的功臣,是吧?」
    「嗯嗯,他还蛮受ai戴的。」
    「这些历史大陆是不知道的。」
    「呵,很多经济建设都是从他开始的呢。」
    「那我懂得什麽叫做真正的民主与自由了,中国现在确实像以前的台湾。那现在台湾政府就什麽政府?」
    「什麽政府?」
    「大陆叫中央,你们叫什麽?」
    小狐狸回答:「中华民国。」
    「哦,明白了,呵呵,挺逗的。」希望发笑。
    「咦?」小狐狸不解地望着他。
    「我们对世界哪个地方的历史都了解,就是不了解台湾的。」
    「呵,我曾听过一个讲师说,若是让人民间多交流互相了解,也许合并时也不会冲突、不适应太大。」
    「对啊,必须加强两岸交流与对话,呵呵,我这有点外交辞令。」
    「呵。」
    希望又问了小狐狸岛上的就业状况,鼓励她好好努力,做出对的选择。
    直到夜深人静,才结束话题。
    20101124гOЦгǒЦωù。ǒЯɡ獨榢更χìň 綪ㄐヌ藏網祉╭